瀘州小伙胡沈員:柔骨無聲 舞寄鄉思

來源: 酒城新報

        近年來,各類綜藝節目繽紛奪目。不僅給文藝工作者提供了一個個展示自我風采的平臺,也為廣大觀眾帶來了一場場視覺和聽覺的盛宴。近日,在舞蹈類熱播綜藝節目《舞蹈風暴》第二期上,瀘州小伙胡沈員用短短2分鐘的表演,跳哭何炅,也征服了在場的所有評委和觀眾。作為瀘州男兒,作為一個有夢想的舞者,他極富感染力的舞姿中,究竟埋藏著怎樣的成長和蛻變?新報記者特意連線胡沈員,進一步了解這位內心細膩,又堅定從容的舞者身體中流淌的舞蹈魂。

  肢體語言傾訴人心

  節目中,胡沈員以毛不易的歌曲《一葷一素》編排的現代舞《兒時》,講述了一個“少小離家”的故事,一舉手一投足,糅合了千言萬語,講述了萬般鄉情。內心柔軟的何老師,更是“仰面而泣”。“胡沈員跳哭何老師”在節目結束后迅速登上熱搜。

  但這并不是一個草根“一夜爆紅”的故事,在《舞蹈風暴》之前,胡沈員就曾因舞劇《十面埋伏》中,反串飾演的“虞姬”一角,獲得了楊麗萍老師的高度肯定,認為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舞者。

  伴隨著《十面埋伏》走紅后,胡沈員卻并未停下前進的腳步。通過創立自己的舞蹈品牌、舞蹈工作室;奔走于世界各地,學習、探究、制作舞蹈項目;他用自己的舞蹈語言,創造著屬于他的舞蹈世界。“我希望用舞蹈向世人傳遞有中華民族特質的故事。”胡沈員告訴新報記者。

  對于如今的一朝爆火,胡沈員在他個人微博中這樣解釋《兒時》這個作品的意義:從做獨立舞者、獨立編導開始,我漸漸將自己的思維從演員慢慢滲透進導演對架構的意識,開始嘗試尋找動作之外的想象與意圖。10年的時間,才淺淺領悟什么是跳舞,什么是表達。《兒時》是我嘗試用簡單的生活元素去創作的一支小作品,我把我回憶到的畫面用樸素的方式去呈現,去聽去看去感受,舞蹈是身體和心靈聚合的反應,它沒法說謊。在《舞蹈風暴》這樣一個高手聚集的節目里,希望除了讓大家看到我特別的身體之外,也通過我看到屬于觀眾自己的故事。

  品故事背后的故事

  1990年出生的胡沈員,在3歲時,被母親送進體操隊學習體操。2004年,四川省藝術學校來瀘州招生。招生老師發現,年僅12歲的胡沈員身上有超乎常人的柔韌度,非常有靈氣。這位招生老師堅定地希望胡沈員去學習舞蹈,自此,胡沈員走上了屬于他的舞蹈之路。2008年他以全國前十名的成績考入中央民族大學。畢業后,曾加入北京某現代舞團,后作為自由舞者一直活躍在現代舞的各類舞臺上,從中國走向世界,看過他表演的人,無不為他的奇妙身體表示驚嘆。

  和每一位優秀的舞者一樣,天賦+苦功,才能通往成功。如果說苦功,成為他舞蹈的根基,那么對于靈魂的追尋,則為胡沈員的舞蹈,注入了更多的“故事”。胡沈員現在形成的舞蹈風格,已經不同于他在學校的學習和后來在舞團的訓練,而是他經歷了對自己的身體、內心的多次認識和追尋后,形成的獨屬于他自己的風格。

  兒時,母親每天陪著他到大山坪練舞、體操的記憶,是胡沈員心中的一副畫。多年后,他把這段記憶編排進舞蹈,在《舞蹈風暴》節目中呈現給觀眾。“12歲后,我先后到成都、北京學習舞蹈,對瀘州的記憶大多基于12歲前。”胡沈員告訴新報記者,每天練完舞蹈,他和母親要么從大山坪坐公交回家,要么走路。如果他走路回去的話,可以得到一個面包。這個故事前半段它是一個很感人的故事,而后半段卻是一個不怎么溫暖的選擇。“在公交車與面包之間的徘徊是我童年最煎熬的選擇,但卻讓我早早地明白了一個道理:如果想快速的走到下一個目標,我們總要選擇放棄一些東西。如選擇用最艱苦的方式走到下一個目標,這條路上你一定可以得到回報。”故事背后傳遞的訊息和帶來的思考也一直是胡沈員在作品創作過程中的靈感源泉。“作品一定要給別人帶來思考,而不僅僅只是表面看到的。”

  堅守初心篤定前行

  舞者不同于演員、歌手那樣有很多的關注度,多年的付出全憑意志和初衷。“跳舞是我的選擇,既然做了這個選擇,就不能輕言放棄。”談到舞者生涯,胡沈員表示,選擇是需要承擔的。“當你選擇的路上出現艱難的時刻,就是你要去為這些苦味、磨難所承受的。我們不能用選擇放棄的方式,輕易的去為你的選擇做出判斷。如果你發現你自己并沒有那么熱愛的時候,可能需要想一想是哪里出了問題,是初衷變了?還是自己不能夠承受這些苦難?但當你真正熱愛一切的時候,沒有什么考驗是過不去的。”胡沈員娓娓道來。

  細膩和堅持是胡沈員在舞蹈生涯中的追求,也是他對母親的直觀印象。“我媽媽從我七歲的時候,每天早上會去大山坪打太極,現在仍在堅持打太極。那時她工作很忙,能鍛煉的時間只有那一點。她的目的可能就是想讓自己不要生病,因為生病了去醫院會給我拖后腿。”胡沈員告訴記者,他從母親身上學到第一個概念,便是堅持。

  如今,他仍每天安排8個小時的時間進行練舞,然后根據不同的節目安排,再去作出調整。胡沈員說:“節目有的時候可能是1個月、3個月,3年都有可能,所以我每天會保持訓練大概在八小時左右。”對于喜愛他的觀眾給他取的“無骨雞柳”稱呼,他表示這個比喻挺貼切的,是一個很接地氣的稱呼。“大家能這樣稱呼我,還蠻開心的,這說明我的舞蹈總算給大家留下些什么。”說完,胡沈員也笑了。

  憧憬回到家鄉演出

  問及在未來會有更多什么類型作品呈現時,胡沈員沉默片刻后表示,未來最大的魅力就是它的不可預知性,對未來的憧憬,都只是我們站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對明天的希冀。但無論怎么變化,我想以后的作品還是會更偏向于故事性,希望讓大家從我所表達的故事里,看到屬于自己的故事。另外,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能夠回到家鄉演出。“我記得那時候經常在瀘州看到一些演出,當時我就想,會不會有那么一天,我也能夠站在這個舞臺上,為家鄉的人民演出,帶去我對審美的貢獻。”胡沈員憧憬著。

  為了滿足在《舞蹈風暴》節目中還未看夠的觀眾,胡沈員告訴記者:“我們暫定今年12月29號,我生日的那一天,會在廈門舉辦我的個人作品《流浪》的演出,這部作品流浪也是跟兒時的記憶有關。2月15號在重慶也會再上演這部劇。明年3月中旬在上海國際舞蹈中心上演2020年的新作品,是和國外的藝術家Aakash合作的。這些節目都是60分鐘左右的長節目,到時候希望有時間的觀眾可以走進劇院觀看演出。其他的演出日程我們現在還在敲定中,大部分的演出都是在國外。根據市場的不同需求,可能我們會考慮在一些國內的城市展演,但是現在還沒有定。”雖走遍大江南北,但胡沈員還表示,無論在多大舞臺演出,最向往的還是能登上家鄉的舞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胡沈員那般為實現夢想走出“鏗鏘步伐”。用舞蹈講述自己的成長故事,透過細膩的肢體語言將故事完美呈現,這樣的舞者,你喜歡嗎?

  新報記者 王延峰

福彩3的字图迷总汇牛材网